流氓只能统治流氓(转)

向下

流氓只能统治流氓(转)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六 六月 12, 2010 11:36 pm

流氓只能统治流氓(转载)
        敖然
        
        世界上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很多,概而括之,两种人,一种是君子,一种是流氓。又由这两种人衍生出四种社会,一种是“君子统治君子”的社会,一种是“君子统治流氓”的社会,一种是“流氓统治君子”的社会,一种是“流氓统治流氓”的社会。
        
        现在来分析下这四种社会,先说中间两种社会,就是“君子统治流氓”,“流氓统治君子”的社会,这两种社会能够真正的存在吗?是不能存在的,或者说至少是不能稳定存在的。因为真正的君子和流氓也许能短暂共存,但最终必不能真正共存的,必然导致所谓的“革命”的,要不君子吃掉流氓,从而进化到第一种社会去,要不流氓吃掉君子,从而退化到第四种社会去。
        
        也就是说,真正稳定存在的社会只有两种,非此即彼。前一种是“君子统治君子”的社会,这种社会称之为文明的社会,因为君子是“讲道理”的,“讲道理”的社会就称为“文明社会”(因而,“统治”这个词似乎用在这里也不大确切,应该代之以“服务”或“管理”),这样的社会,因为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是“讲道理”的,因而必然是最自由的、最民主的、最开放的,是我们人类共同奋斗的目标。
        
        然而这个世界总是不那么让人满意,令人遗憾的是还有另外一种社会,就是“流氓统治流氓”的社会,其实也就是“野蛮社会”,或者干脆称之为“黑社会”。大家就觉得很奇怪了?难道流氓统治的社会也能够长久的存在吗?当然能够存在的,不但存在,而且还存的“牛气冲冲”的很! 譬如一个满清,就存了两百六十年。
        
        然而这样的社会是怎么存在的呢?它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包括很多,概括起来,包括两方面,一个是被统治者方面,一个是统治者方面,然后还有诸多的历史条件。
        
        被统治者方面,一个条件就是要求是,懦弱!或者说绝大多数的被统治者是懦弱的,如果被统治者不是懦弱的话,那么流氓的统治是不能存在的,为什么呢?因为流氓是不讲道理的,或者是没法讲道理的,他就是个流氓出身,讲个什么道理?他只讲武力,过去讲“动刀子”,现在“先进了”,讲“枪杆子”,“放什么洋屁?!有本事咱亮刀子出来!”这就是标准的流氓法则,因此,你被统治者不怕死,他刀子捅人,捅一个两个,捅一千一万,你还不怕死,他就捅不下去了,他就是要完蛋的,所以这是个必须条件。
        
        另外一个条件,就是要被统治者一盘散沙,流氓总是少数的,少数要欺负多数,多数不一盘散沙,怎么能成呢?因为被欺负的人团结不起来,小到几个流氓欺行霸市十几年,没人敢动是这个道理,大到一个流氓团伙欺负十几亿人,也没人敢动,也是这个道理。
        
        但是光有“合格”的被统治者还是不够的,还要有“合格”的统治者方面的条件,也就是流氓的条件,“合格”的流氓的条件包括哪些呢?
        
        首先要有一个“合格”的流氓头子,这个流氓头子首先要有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流氓历史,这样他就能死心塌地的做流氓了;其二他要有敢于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流氓本性,这样他的流氓才能做的成,当然要他要是还能掌握着一套“流氓哲学”就更完美了!因为只有这套流氓哲学才能让他的流氓长久的做下去。
        
        其次,就是要有打手,流氓不配打手,这个流氓怎么做呢?不但要大打手,还要有小打手,不但要有常规时期的打手,还要有特别时期的打手。大打手是用来解决大问题的,小打手是用来解决小问题的,常规时期的打手是用来解决常规时期的问题的,特别时期的打手是用来解决特别时期的问题的。总之各有所用,相得益彰。这些个打手没有其他条件,就是一个,要坚决听从流氓头子的指挥,要 “流氓头子指挥打手”,而决不能让“打手指挥了流氓头子”!这些个打手平时也没其它事,就由流氓头子圈养着,什么都包,吃、穿、住、行,小到牙膏牙刷,大到房子、工作,甚至包括老婆都可能给你包,总之你一旦做了这个打手,你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管,一个个跟个呆瓜一样就最好了。但只要有一条,那就是流氓头子发了号令,你打手就必须要突出去咬人!这是一切黑社会的必备条件。
        
        第三,还要有什么?还要有钱,就是“保护费”,流氓不收“保护费”怎么活?只不过这个钱对于不同的流氓来的方式不同,对于小角色的,层次比较低的流氓,只好去抢,打家劫舍,提这脑袋捞点朝不保夕的“亡命钱”。对于层次高点的,叫收“保护费”,这种好一点,总算是“固定收入”,也不用天天提者脑袋去干。但是这个还不是最高级的,因为太赤裸裸了,档次不行,最高级的叫“收税”,大家觉得奇怪了,“收税”这个哪个国家不收呢?怎么是叫收“保护费”呢?先不用着急,流氓“收税”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家要收税,收多少,为什么收,收了去干什么都要向纳税人做个交代,说的个清清楚楚,一不小心,花错了纳税人的钱,他还得滚蛋。流氓收“税”可不一样,收多少?你不用问,只管交就是了!为什么收?不关你的事!收了去干什么去了?是去给纳税干事去了,还是去给自己修洋楼,买小车,包二奶,养打手去了?你统统管不着。你说你不交,不交你能活的下去吗?穿着制服来砸你的摊子!你说他收的这个“税”还叫“税”吗?这不就是流氓收的保护费吗?!
        
        然而,光有了上面这些条件就够了么?有了这些条件,它这个流氓社会就能“长治久安”,就能“咱老百姓,今儿真高兴,今儿真高兴”,永远的“和谐”的下去了吗?这显然还是不够的,虽然你有上面的这些条件,但是,如果不能实现下面这个“战略”(记住,流氓的脑瓜子里也会冒出“战略”这种词的)转变,你这个流氓是长久的做不下去的。
        
        什么战略转变呢?就是——把所有的被统治者也变成流氓。这可是流氓统治能够维持下去的最关键一步,因为这样一来,就你流氓,我也流氓,大家都一个样,那么它耍流氓手段对付你,你也就不觉得奇怪了,那就好办了。它这一步要是得逞,他这个流氓社会可算是彻底的“和谐”了!
        所以,怎么流氓们怎么实现这个转变?就是要给你洗脑。肉体上是你的主子算什么主子呢?那还有跟你硬着来,关键是要灵魂上是你的主子才是你真正的主子。所以,哪天“落后就要打人”不再是野蛮哲学,“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再是流氓哲学,“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不再是暴力哲学,“物质决定精神”不再是畜生哲学,而是你死心塌地认为的所谓“天经地义”的真理,那么就不再是流氓来找你,强迫和你“肉体合一”,而是你去主动找流氓,和它“灵肉合一”,它这个流氓才算是翻了身,做了你真正的主子了!

===============
流氓之邦
敖然
  
      对于中国近五百年的衰弱问题,存有一种看法,就是认为中国人太过于文明,还制什么“礼”,作什么“乐”,文弱,不够流氓,不够痞子,所以处处打败仗,衰落了。因此中国要变得强大起来,就不要这个什么“文明之邦”、“礼乐之邦”了,要变成“流氓之邦”、“痞子之邦”才成。
      这些要做流氓的人当中包括谁呢?我看至少孙文要算一个吧?不然他那个中华民国一建立,就急急忙忙的把中国的礼仪废的一干二净干什么呢?
      这个“流氓之邦”做的如何?效果是出来了,最近出了一本书,叫《狼图腾》,鼓吹中国人个个要活得跟狼一样,像狼学习,所以,你看,这个流氓之邦一做,就流氓之邦也不要了,要做畜生之邦。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想做流氓呢?无非是觉得流氓有那么一点能量。则现在流氓恰好也正多,何止千千万,我们就到大街上随便拎一个,就是某地“九•一特大杀人案”的那帮流氓来做流氓代表,来看看这些流氓所谓的“能量”如何吧。
      
      此流氓总共杀了二十八个人——看起来人好像不是很多,还不如现在这个伟大国家一次“不值”得新闻报道的小矿难多,但是来看看这些人是怎么死的,真是各式各样的人都有,各式各样的死法都有。
      有大到六十多岁的老太婆,小到六虽的小娃娃,因为挡了他一脚路,被打死的。
      有在市场上找不到工作被他骗过去的青年,要试试他的新枪打死的。
      有抢劫过程中受了伤的同伙,逃不掉,为了杀人灭口,干脆勒死,装进麻袋,扔进河里的。
      有为了抢两豪角钱,把一个小店主用铁锤砸得稀巴烂的。
      有为了让同伙“染血入伙”,把一个十九岁的青年慢慢玩死的。
      又有为了试枪,把两个二十来岁女青年骗来,扒光,背靠背打死的。
      有抢劫的时候喊了一声,当场就一枪打死的。
      有抢劫时躲藏不及,灭口的无辜市民七个。
      有为了寻找作案工具,将人打死,藏于后备箱,因听见后备箱内有响动,遂再连捅几刀,补“火”死的。
      有尾随至公厕抢劫,近距离打死的。
      又有为了让同伙“染血入伙”,玩死的无辜村民几个。
      有逃跑的时候,因为瞄了他一眼的陌生人,就挥抢撂死的。
      有逃跑时,撂死的治安检查人员两个。
      有为了抢劫出租车,捅死的出租车司机几个。
      此流氓如何?够我们某些人的“流氓”标准乎?“杀人不眨眼,砍头如割草”,只怕引得我们那些“狼图腾”的崇拜者们心驰神往,只恨此流氓的枪把子没有在其脑袋上开花,一泄他们对于心底对于所谓“大英雄”崇拜的快感了吧?
      然而,奇怪的很,当这个“杀人不眨眼,砍头如割草”式的“大英雄”被人逮捕,等到他自己要死的时候,表现得却颇令我们“不解”:
      “5月20日早晨7点10分,四个强悍、高大的法警将其手铐去掉,用手指粗的麻绳像缠麻花般将其双手反捆起来。也许是看到捆梆现场有30多个百倍警惕的武警、民警,他意识到已到了最后的时刻,残存的希望终于破灭,发出了绝望的哭嚎。看守所的每一个角落都能听见此“人”夸张如女声样的刺耳不断尖叫。整个身子在颤抖,眼突凸,满脸通红,五官扭曲变形。法警鄙夷地斥责:“别吼了,你表演太夸张了”。而此刻,他瞪着血红的眼睛,挣扎着活动双手:“我痛呀,痛到心尖尖里去了。我好没面子呀?”“哎哟、哎哟”的叫唤声不断”,在一阵大声哀鸣后,走路都无力,还是法警和武警战士将他连拉带扶地送上了刑车。”
      至此,我们可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些个流氓是不怕死,不过他们是不怕别人死,而不是不怕自己死。在别人死的时候,磕头如捣算哀求他们的时候,他们是有力量的,杀起人来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可是轮到他们自己死的时候呢?则“绝望的哭嚎”、“发出似女人式的尖叫”、“整个身子在颤抖,眼突凸,满脸通红,五官扭曲变形”、“哎哟、哎哟”的叫唤声不断”, “我痛呀,痛到心尖尖里去了”的大喊,屁滚尿流,“走路都无力”,要人拖着走了。
      铁木真是被女人给咬死了,要是没被咬死也给抓住,审一审,不知会审出什么来。
      
      然而,我这里还有一则故事,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就凤毛麟角了,以至于我不得不非常遗憾的要把这样一位灵魂和这些千千万万满大街都是的流氓渣滓写在一篇文章里,就是明末圣教徒黄道周先生殉道的故事:
      
      道周先生为晚明圣徒,天天给人讲“礼乐”的,为人善良,不要说杀人,只怕连只鸡都没杀过。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连只鸡都没杀过的书生,在满夷入关之时,却领着自己的五个学生奋勇的冲向敌阵。满夷在得到道周先生,认为胜过占领几个州的土地,设宴招待,派人说降,许以高管厚禄,均被先生严词斥责和讽刺,并绝食以示必死之志。道周先生写的一手好字,听说他被俘要殉义,人们都向他来求字,先生执笔挥毫,写得比平时还要好。朋友们来看他,先生谈笑自若,在去刑场的路上,看一处风景甚佳,就对侩子手们说:“此处甚好,我就死在这里吧”,从容就义。
      
      文明何罪?但问你捍卫文明的决心有多少罢了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