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夹边沟记事》

向下

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夹边沟记事》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六 六月 12, 2010 10:32 pm

献给没有生存下来的诸君:《夹边沟记事》

 “农场党委书记原先是陇东一个地区的法院院长。有一天他正在和别人下象棋,手下拿来一份文件叫他划圈圈-----他拿过文件划了圈之后接着下棋,结果一个判了劳改的人被处决了,判了处决的人被送去劳改了。”(第59页)
当死人达到高峰时农场党委书记跑到张掖地委请求调点粮食。地委书记训斥:“死几个犯人怕什么?干社会主义哪有不死人的”。右派吃光了沙漠里的野草,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和自己活活饿死。
董坚毅,上海医生。认为吃草籽老鼠蚯不卫生,活活饿死。匆匆掩埋。几天后,死去的董坚毅暴尸荒野,大腿上生生让人挖了两个大窟窿,原来人肉也是可以充饥的。妻子,一个温柔的江南女子,奔波一个多星期从上海赶来,只看到已成“木乃伊”的丈夫。温柔的江南女子抱着丈夫,仰天长啸。
1960年冬天,被堂哥傅作义写信从美国劝回国内的水利专家傅作恭,在场部的猪圈边找猪食吃时,倒下了,大雪盖住了他的身体,几天后才被人发现。
“那几千名卑微的小人物的命运,令人悲愤。那上百名右派关于饥饿与死亡的回忆,让人惊叹、呕吐、流泪、失眠!”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饥饿中一天天死去,毫无尊严的死去,没有棺材,没有墓碑,甚至没人掩埋。他们活着的时候是奴隶,死去的时候也是奴隶。
“毛应星----从夹边沟回到兰州后和一个同样是右派的人结婚了,那时都三十六岁了。-----下放到静安县的农牧站,男的在一个公社种胡麻,女的在另一个公社种小麦------文革当中两口子都被揪出来了,因为‘恶毒攻击’***被枪毙了。上刑场之前和张志新一样被割断了喉咙:——怕她在公审大会上胡来。”(第63页)
 在夹边沟农场,一名医生被留了下来六个月,给死者“编写”病例。一直到1961年7月,全部死者病例才“编写”完成。饿死的一千五百多名右派病例上全然不见“饥饿”二字。

本文参考资料:来自《中国的“古拉格群岛” 》
 《夹边沟记事》作  者杨显惠 花城出版社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