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那些事(之一)----有信仰的医生

向下

民国那些事(之一)----有信仰的医生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六 六月 12, 2010 9:39 pm

  王完白是民国时期的一位基督徒医生,他所撰写的“医师之责任”一文,首先分析了医生对自己的责任,表现了作为基督教徒医生所坚守的信念。王完白谈到这种责任时,从一种现象谈起,即用世界人口死亡率之统计,以医师之寿命为最短,因其虑食不时,心神交瘁,实较各业为劳,又因终日与各种病人为伍,危险实多。因此,他以为若不抱有高尚之旨趣,殊不值以医师为业。医者须先自认为医之宗旨。勿为名利而服役。其次,谈到了医师对社会的责任。国家之强弱基于国民之强弱,而国民何等上之强弱,须由医师负完全责任。可由正反二方面着手。灌卫生常识。此为积极之正面工夫。南京国民政府刚刚成立,虽内乱外患有增无已,但上海进入到稳定繁华的新局面。当时政界、学界、医界普遍强调国民之体格,认为健壮之国民,才能有饱满之精神,否则体弱多病,不能吸收新知,或故步自封,社会亦必渐呈奄无生气之象,欲挽其弊,宜从卫生着手。第三,他强调了对病者的责任,医师最大之责任,即竭尽心力,不仅救治所诊视之病人,且要保护病者之家属。他写到,“一肢作痛,百体不宁,家中有一人抱病,亦举室皇皇,不知所措,医师之主动诊治病人之余,更宜顾及病者之家庭,说明状况及调养方法,不能儿危言以惊人,果不可救,当背地语其家中负责之人,俾彼预备,若遇传染病症,尤必详言传染之理及预防之法,病室友如何隔离,食不厌精具如休分别,侍病者应如何谨慎处置,均当一一指示,勿诊毕病人,匆匆即去,置余人之安危于不顾。”作为基督徒医生,他还强调劝尉病者之心灵。
  信仰是属于个人内在精神的层面,却必然地化为外在的善举。近代过渡阶段,医疗市场混乱,但规范与道德重整一直是医界自身的要求。前文提到近代普遍存在的各药房对医师处方多有致送酬金以资联络之举,其费仍间接取之病家,如此相沿成习惯不为怪,但医界部分人士首先开始自我反省,认为道德立场实非正当。医界部分人士自动发起联名致函各大药房,要求自民国二十九年元旦起将这些酬金普遍取消,并由上海市医师公会及中华医学会上海支会等以团体行动积极推行。下文是他们致各大药房通函:
  “战事以来米珠薪桂,民不聊生。敝人等虽为 今日社会中之一份子而未能应时济世挽危局反躬自问深以为歉。自从各国倡导“重整道德运动以来,鉴于基督绝对之道德标准,至诚纯洁无私博爱四端,更觉相差太远抱愧无地。值兹时艰谨当以身作则推已及人况服务医药业尤应存心恻隐,今药品昂贵购者咋舌为减轻病家困苦起见谨请 贵处对于敝人等所有药方X光与查验等酬劳款项自念九年元旦起祈予一律取消因是种收入殊欠正当,损人利已于心不安倘若沿此陋习实有亏乎道德精神…鉴查照办并希将此种革新善意遍及其他医师,俾吾医界从今以后咸能一致坚守信德”......
  署名的有刁信德、王完白、王淑贞、朱仰高、余云岫、徐乃礼、施思明、富文寿、陆兆章、曹芳涛 等,其中有基督教人士,也有非基督教人士,但皆以基督之精神道德为追求。
  
  ======================================
  再看看我们今天社会,医界之***成灾,操守全失,良知几无。
  有一点是肯定的,中国社会在人文与精神方面一百年来真的没有任何进步,在倒退。
  今天的社会,价值观已经完全错乱了。-----谁之过?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