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宪政梦:梁启超与晚清宪政史。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向下

百年宪政梦:梁启超与晚清宪政史。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五 六月 11, 2010 1:33 am

“革命党者,以扑灭现政府为目的者也。而现政府者,制造革命党之一大工厂也。”就清政府而言,“大小官僚以万数计,夙暮孳孳,他无所事,而惟以制造革命党为事。”“革命党何以生?生于政治***。政治***者,实制造革命党之主品也。” (梁启超:《现政府与革命党》)。 梁启超将***与革命等同,其实还是一种中国式的类比,算不上是科学严谨的逻辑推理。而***会成为革命的催化剂,则是常识。

我来解读一下梁启超原文的意思:大清官员***受贿,***无处不在。大家知道,晚清时代的***,已经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官员***了(这和现阶段社会事实何其象哟)。******问题,几千年来,任何专制王朝从来就没有真正根治过。原因在于皇权无边,专制无度,正是这样的制度孳生了社会的黑暗,正是这们的制度必然会朽蚀其体制内的几乎所官员。原因非常简单,大面积的普遍的官员***后面,就是制度层面的政治***。因此,惩治官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只是治表,换制度才是关键点。(据我的观察,晚清的***程度绝对没有现在社会这样严重!不信你自己去读史料。)制度问题制度医,用宪政限制君权,以议会分解君权,才能解决问题。所以,梁启超主张立宪,认为宪政才是解决中国社会几千年来******、暴政专制最好的药方。

在同一篇文章中,梁启超继续说:“夫革命党所持之主义,吾所极不表同情也,谓其主义之可以亡中国也。”面对不思改革反以压制言论、压制宪政改革为能事的清政府,梁启超痛陈“所以迷信此亡国之主义,有激而逼之者也。激而逼之者谁?政府也。”

革命党的目标就是要推翻大清政权,公开的诉求就是武装暴力。梁启超其实能理解以暴制暴的合理性与必然性。(通中西文化两种资源的梁启超先生,肯定不只是读懂了先圣人的原典精神,也读懂了近现代宪政的法理基础。)梁启超是不支持暴力革命的,按当时的说法就是反革命分子。梁启超清楚的知道,暴力革命即使成功,国家还会陷入长期的内乱和和暴力。这就是梁启超反对暴力革命的关键原因。所以他主张君主立宪。(可悲的是,给梁启超说中了。辛亥革命以后,这国一天比一天暴力、激进,血流成海。一直在坏与更坏的暴力极权之间轮回。较之百年前,我们真的进步了吗?)

以和平的方式,一步步改良实现君主宪政,是梁启超的梦想。当时梁启超面对的困境还不是革命党的革命与暗杀。梁启超要面对的真正困境其实是:大清朝不争气,大清朝庭自己在天天制造革命。为劝进清政府,梁说“未当虮虱之方生,而沐浴更衣绝其源者,日本政府是也。当虮虱之既盛,而终日疲精神于扪虱者,俄罗斯政府也。”一百多年前,日俄在中国交战,小日本所以战胜大俄罗斯。君主立宪的日本虽小,战胜了君主专制的俄罗斯。梁启超希望大清能以立宪政治的“衣”,更其专制政治的“服”。

梁启超的声音,革命党只当是放屁;大清政府还算明智,听了进去。 {据说,一百零四年前(1906年),出洋考察宪政五大臣的《考察各国宪政报告》,出自梁启超之手。难怪我在反思民国宪政史的时候,发现真心行宪始终坚定拥宪的,倒是君主立宪派梁启超这帮人。而正是《考察各国宪政报告》,获得了大清恩准,秋天就开始了预备立宪}

1906年秋始行“预备立宪”。随后,咨议局在各省成立,朝廷也搞了个资政院。清政府终于开始与革命党的民族革命、共和宪政赛跑,君主立宪一再提速。可是,已经太晚了。武昌枪声终结了大清。革命党赢了。共和宪政在这国断断续续行了十七年,五色旗就倒了。代之而起的是军政训政,青天白日旗飘了二十一年,这社会又换成了五星红旗。。。。。。

而宪政,除了个别地方之外,还只是一个奢侈的梦。就是与梁启超百年前的君主立宪梦相比,更遥远。现在,我们又回到了百年前同样的问题上了。(这国真不幸,死了一亿多人,花了整整一百年时间,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