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革命先行者"党化教育家孙中山先生

向下

[转载] "革命先行者"党化教育家孙中山先生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三 六月 16, 2010 11:50 pm

"革命先行者"党化教育家孙中山先生
作者:指鹿为鹿 提交日期:2010-6-9

“革命的先行者”教育家孙中山先生
领袖***在他的文章中,称孙中山先生是“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先行”当然不是先走一步的意思,而是他把中国特色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先行实践的意思。“先知、先觉、先行”,孙先生在中国首开了党国体制,他提出了“帝民”理论,说四万万同胞都是皇帝,但皇帝还很幼稚,需要***来养育,人们思想里的报党恩国恩的道理就是孙先生首创,至今成了民族道德的一个组成部分。人民须***来教化,***也就成了四万万民众的监护人,孙先生也就成了四万万国民的父亲:“国父”。
  四万万“帝民”,只有一个“国父”,那么,孙先生就是“民帝”了。
  名称不论怎么叫,实质如此。也可以把“帝民”们称为“国家的主人公”,而“民帝”们称为“公仆”也行,反正就那么回事。
  孙先生最伟大的功绩,就是把“统一至上”意识树立到吓人的高度。一切事物一打上“统一”的标签,就是进步的、正义的,沾上“分立”、“分权”,就是反动和腐朽。受孙先生的影响,对历史的评价也是以“统一”划线,有利“统一”的就是进步力量,反之就是反动落后。
孙先生对统一革命事业所做的贡献,政治、军事、外交、组织……等等的都功勋卓著,在对革命接班人的培养教育方面也费尽心血,取得空前的成功,不愧为伟大的教育家。
  孙先生的教育思想,核心还是一个“统一”,对学生进行统一的思想教育,就是后来***自称的“党化教育”。“党化教育”向学生灌输“党义”,对学生进行革命教育。
  早在1919年6月18日,他在给蔡冰若的信中就说:“试观此数月来全国学生之奋起,何莫非新思想鼓荡陶镕之功?故文以为灌输学识,表示吾党根本之主张于全国,使国民有普遍之觉悟,异日时机既熟,一致奋起,除旧布新,此即吾党主义之大成功也。”
  10月18日,他在对学生的讲演中,明确表示希望学生协助其主张:“试观今次学生运动,不过因被激而兴,而于此甚短之期间,收绝伦之巨果,可知结合者,即强也……若诸君于此举足轻重之际来助我之主张,予信北京政府从此更不能再拒绝吾人也。”这两段话应该是孙先生“党化教育”思想的最早表述。
  1923年8月15日,孙中山在广东高等师范学校礼堂对第五次全国学生联合会与会学生的演说指出,中国的“根本问题就是革命未成功,学生应该担负起这种责任,竟未成之功……确定革命主旨,使全国学生皆集于革命旗帜之下,努力进行,果然能够百折不回,则革命成功”。这次全国学生联合会,还通过了一个“请孙公中山组织政府行使总统职权”的议决案。***向学生宣传主义,希望“全国学生皆集于革命旗帜之下”,而学生表示“要全体加入民主革命的战线上,赞助三民主义”,这是“党化教育”的最先表现和成效。
孙先生对党化教育有多次重要指示。孙中山对得力助手邹鲁说:“你办教育,素来是很有经验的。历来汝对我说话常注意到青年,而且谈到教育问题见解亦很对。现在广东的教育不但濒于破产,而且未能接受本党主义,还是你出来担任改进罢”谈话后,孙中山立即就任邹鲁为国立广东高等师范的校长。”
  在另一次谈话中,孙中山对邹鲁说:“‘你办高等师范数月,成绩很好,现在广东教育,还没有完整的计划,我想把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广东法政大学和广东农业专门学校等三校,合并起来,组成国立广东大学,你可即去筹备。”’并委任邹鲁为筹备主任,负责进行筹备事务。同时还要邹鲁到广东工业学校和广州第一中学去指导,使广东整个高等教育能在党的“指导之下,免人渗入。”
  
  孙中山要求“广东的教育”“接受本党主义”,“使广东整个高等教育能在党的指导之下”,这表明“党化教育”的内容随着***势力的发展,开始由专门针对学生而向整个教育界扩展。对这一点,邹鲁本人也有说明,“当时全国教育界有一种风气,就是以不过问政治为清高,对于本党赞成的,实在很少;广州自然不会是例外。但是,青年学生对于本党的主义,却热忱信奉;因此学生和教职员之间,产生了一道不易填平的鸿沟”。
  这就是说,***不但要通过非正常的教育渠道比如宣传手段影响学生,而且还企图通过正常的教育渠道比如教学本身来教化学生。为此就要由学生层面向教职员层面扩张,以至掌握整个教育权,这就是后来所说的“党化教育”。
  
  此时,在广州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发表宣言所规定的教育政策是:“厉行普及教育,以全力发展儿童本位之教育;整理学制系统;增高教育经费,并保障其独立。”从这里看不到“党化教育”的影子,倒是特别注重教育自身的特点和利益。原因是正当北京政府教育经费危机和教育独立运动时期,***这个宣言明显的支持北方教育界反对北洋军阀,同时也向北方教育界表明:国民革命的目的正是代表他们的利益,实现他们的希望
  革命者在革命的时候所标明的政策,往往照顾到方方面面的利益,但是在其革命成功之后大都不作数,不能实现,这已经是中国人中的常识了。
虽然***的“一大”宣言中,没有党化教育的内容,但是大会通过的一个议决案《出版及宣传问题案》,却有明确的规定:“改组后的***应成立有系统的宣传组织,使教育与***的事业紧密结合,一方面建立以‘党义宣传、党德养成’为中心的学校,培养***的干部,另一方面扩大***在其他学校的影响,使其他学校逐步变成***的学校。”这似乎表明,“党化教育”是一种宣传政策,而不是一种教育政策。后来则是“党化教育”:不仅要“党化”学生,而且要“党化各阶级”。
  虽然要"党化各阶级",“党化教育”的着重点还是在教育领域,特别是对学生的教育。从1924年1月27日起,孙中山利用三日休会的时间,在高师礼堂对三民主义进行系统的解释。他在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后,在广东大学(开始时仍为高等师范)礼堂,“按期演讲三民主义,分令党、政、军人员和各学校教职员学生等,前来听讲。”让“教职员学生”来接受三民主义。孙先生就这样亲自带头实践“党化教育”。
  邹鲁曾经说,“总理命我创办国立广东大学,不仅仅是为国家培植专门人才,更要为党训练革命人材;所以本校实负有双重使命,一是西南的最高学府,一是本党革命人材的大本营。因此,总理对于广东大学,非常注意。除在校演讲三民主义外,还时时来校,特别对学生演讲。即北伐的前一天,犹集合黄埔军校及本校学生训话。总理开口即云文学生武学生,可见对于本校及军校的重视”。所谓“革命人材”,不难理解,就是效忠***为***所用的人材,这正是“党化教育”的目标之一。
  在***还没有完全掌握教育权的地方,“党化教育”主要还是作为一种宣传政策来运作,比如***中央规定,“一般学生运动”的方针为:“先使一般学生有政治运动的兴趣,及知道政党之作用。其次使他们知道现在中国国民革命的需要。再其次使他们信仰***,然后吸收之。”这是一种很策略的办法,它产生了令***十分可喜的成效。
  史学家罗尔纲在致胡适的信中谈到,“在民国十二三年的时候,正是两广党化初次升腾的时代,那时候青年人最时髦的口号是‘放落书包,到民间去!’我那时适从上海高中毕业回里省亲,看见满街的标语口号,好似到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对于这样一个“新奇的世界”,两广以外的学生,也都非常向往之,立誓要“站在***旗帜的下面,努力跟随着忠诚勇毅的我们的国民革命的大首领孙中山先生,以完成国民革命的大功作”。很像后来的国统区青年学生向往延安那样,飞蛾扑火般的奋不顾身投奔革命。
在教育界宣传主义,是名副其实的“党化教育”.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后,做了明确的规定:“一切教育措施皆依三民主义之精神,对于各级教育尽量灌输以党义,称之为‘党化教育’。”
  从此,“党化教育”一词不胫而走,随着***势力的扩张被广泛沿用。同时,“党化教育”的内容越来越丰富和深入。1925年10月,***中青部平民教委会的平教方针规定:“为实施本党政纲,励行教育普及起见,特组织平民教育委员会办理平民教育,先作初步的识字运动,进而灌输普通常识,启发革命思想,使全国民众能一致切实从事于革命工作。”
  广州《民国日报》发表专论,更明确了“党化教育与革命”的关系:“就是叫他们(学生及一般民众)信仰***的党纲,做孙文主义的信徒,努力实行国民革命,以求中国之完全独立与自由。”
  “党化是三民主义化,三民主义是革命的主义,所以这个党化,就是革命化,党化教育原理就要以革命原理作其原理……党化教育与革命不是两件事”。
  当时一些“三民主义教育”的歌曲中,都高扬和倡导“革命”,已达到现在“红歌的标准:
  “革命必先,革人心;人心龌龊,日纷争。争权争利,争地盘;年年革命,终无成”。“前进,前进,大家前进;不断的斗争,不断的作战,不断的革命;携着手儿,前进,大家前进,前进;国民革命,国民革命,国民革命成功!”
  在革命已成功的地区,“党化教育”另有新的内容和措施。1926年3月,***二中执委会第九次会议,决定在这一年春季开始,各校加授三民主义,随后国民政府教育行政委员会即令广西省教育厅通令各校加授三民主义一科。这是各校有‘党义’课程的开始”
  同年4月,当时中山大学的文科学长郭沫若,受中山大学筹备委员会的委托,给中山大学订定的校歌为:
  “(一)浩然正气此长存,霹雳一声天下惊,叱咤风云卷大陆,倡导三民主义救民族,此乃吾校之衣钵,此乃吾校之衣钵。
  (二)白日青天满地红,新兴文化作先锋,匪行之艰知之艰,倡导三民主义重民权,此乃吾校之真铨,此乃吾校之真铨。
  (三)中原之中山大学,扶植桃李满天下,博审慎明还笃行,倡导三民主义济民生,此乃吾校之光荣,此乃吾校之光荣。”
  歌曲以三民主义为中心内容,歌曲所表达的目标是要以中山大学为基地,问鼎中原,建立“中原之中山大学”,后来中山大学遍布“中原”,据说曾有“第二十五中山大学”还真不出郭沫若所料。
  “党化教育”在两广以外或***还未控制的地方,是作为一种宣传政策来执行的,而在其已治理的区域,却实实在在地落实在教育领域,由此成了一种教育政策和措施。“三民主义课程”是中国教育领域的新事物,它预示随着***势力的扩张,民国以来的教育方向将发生一个根本性

  党化教育与中国***(张博树--社科院哲学研究员)
      中国***在自己的语言中从来不用“党化教育”之类的提法,但恰恰是中共在拥有政权后推行了最彻底的党化教育。
  国民政府教育部官员的任鸿隽就尖锐指出,党化教育与教育的本性不符,“教育的目的在一个全人的发展,党的目的则在信徒的造成。教育是以人为本位的,党是以组织为本位的。”教育要培养人智慧上的好奇心和独立感,而在党看来,这却是“最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有可能动摇党所主张的信仰。
  唉……. 其實您知道孫大砲給台灣帶來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就是列寧式政黨體制 和蘊含其中的黨化教育
  左翼社會主義福利國思想 只要保持著多元自由的學術和言論環境
  自然而然就會流入 對社會觀念社會制度造成影響 造成進化
  根本無須某個大聖人大政黨來鼓吹
  這百年來世界上的憲政國家 都是這樣
  孫文如果能自制作為 止於學術傳播
  以百年前的情形看 那會是很不錯的學者
  但他不知自制 涉入政治
  (相對說 華盛頓就自制定位於政治政客 他絕不留下什麼”華盛頓思想””華盛頓主義” 從來也沒有什麼華盛頓嘉言
  這就分出高下 使美國沒有走上政治學術不分的專制道路)
 
  ***的教育政策中还有党化教育这一维度,这引起了时人和后人的众多批评。当时的著名学者、也曾做过国民政府教育部官员的任鸿隽就尖锐指出,党化教育与教育的本性不符,“教育的目的在一个全人的发展,党的目的则在信徒的造成。教育是以人为本位的,党是以组织为本位的。”教育要培养人智慧上的好奇心和独立感,而在党看来,这却是“最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有可能动摇党所主张的信仰。
   这样的批评可谓一箭中的,颇具穿透力。应当看到,***的党化教育源自孙中山“训政”和“以党治国”的理念。这意味着,一旦“训政”结束,党化教育也当退出历史舞台。抗战胜利后召开的***第六届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促进宪政实施之各种必要措施案》,其中就有今后“各级学校以内不设党部”一条,被认为是***决心终止党化教育的开始。
  后来***政权退守台湾,又曾企图靠党化教育巩固“复兴基地”,要求学生研读“总理遗教”、“总统训词”、“总裁言论”、“三民主义”等等,受到台湾自由知识分子的严厉批评。这说明,违背历史潮流的做法总是不得人心的。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台湾民主化改革,最终还是把***的党化教育送进了历史陈列馆。
  
  党化教育与中国***(张博树--社科院哲学研究员)
    中国***在自己的语言中从来不用“党化教育”之类的提法,但恰恰是中共在拥有政权后推行了最彻底的党化教育。
    中共党化教育不仅限于教育领域,文学、艺术、新闻等都是宣传党的意识形态的工具。
    在当代中国的教育系统中,中共党化教育具有核心地位。其特征包括:
    ● 党化教育获得包括宪法在内的当代中国法律的系统的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三条明确宣示“国家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遵循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第六条则强调“国家在受教育者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的教育,进行理想、道德、纪律、法制、国防和民族团结的教育”。在上述法律条文中,教育的意识形态属性得到了充分肯定。
    ● 由党垄断了解释权的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思想以及各类党的现行政策成为教育的核心内容。学校的公民教育被政治教育所扭曲、所取代。党的教导、指示就是国家意志。学生得不到系统传授除马列主义以外的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机会,更不允许对灌输给自己的“党的声音”有任何怀疑。
    ● 相应地,在各类教育、研究机构,教师必须按照党的要求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学术研究的自由被剥夺。
    ● 在各级各类学校中建立了强大的组织支持系统,包括学校党务工作系统、公共政治课教师队伍、班主任和辅导员队伍、青年团系统以及由党控制的学生组织。学生入学、毕业皆有“政审”;学生的政治课考试不及格就拿不到毕业或结业证书;学生的“政治思想表现”糟糕甚至可能影响毕业分配和就业。反之,在学校中“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或入了党的学生通常会在年终评比、获奖、升学、就业过程中得到各种好处。
    
    ● 党化教育有国家财政支持作为基础。不管是贫困的计划经济年代还是国家整体财富已经有了巨大增长的如今,在每年占财政支出比例并不高的中国教育事业费中,肯定会有相当数量的金额用于支付学校中专职党务人员和政治课教员们的工资及其他开支。国家每年还要拿出大笔的金钱去支持那些和党化教育有关的各种各样的 “研究”或教材编写“工程”。
  在***当政的那个“***燃烧的岁月”,这样的“教育”确曾驯化出一代“无限忠于伟大领袖”的“革命闯将”,他们真诚地相信党告诉他们的一切,真诚地要“斗私批修”、为共产主义和“埋葬帝修反”的 “伟大事业”而献身。 
  这是这个“教育”的成功,却也是它的最大悲哀,因为它把真实的世界彻底遮蔽起来,让亿万中国人生活在“革命”的乌托邦幻觉之中,根本不知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性尊严,也不知外面世界为何物。甚至,这种遮蔽还欺骗了极权主义体制的各级当权者,他们既是党化教育的急先锋,又是这种“教育”的可悲的俘虏。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人们对世界和中国自身有了更多、更真实的了解,也萌生出知识选择的更明确的权利意识。这使党化教育陷入新的窘境。
  一方面,党必须坚持传统意识形态的核心不能动摇;另一方面,面对市场化、权贵化、日益失衡的中国社会现实,党又拿不出既符合传统教义、又具有说服力的合理解释。于是,党化教育充斥了更多的空话、假话,充斥了更多的虚伪。举个例子:从高中生、大学生到研究生,中国成百上千万的青年学生至今仍然被要求熟知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而不是更科学和更具实用价值的现代经济学理论;
  但即便是马克思的学说,其实也不过摆设而已,因为党绝不允许教师和学生运用这套有关“剥削”的理论去分析中国社会存在的活生生的剥削事实。党化教育的传统说教和现实社会发展之间的巨大反差,以及党化教育不能不承担的粉饰功能,使这种“教育”越来越令人厌恶,声名狼藉。除了造成说一套、做一套的分裂人格,营造可怕而虚假的面具社会,实在很难说党化教育还有什么其他“社会贡献”。
  存在半个多世纪的党化教育,中断了中国现代教育的伟大传统,背离了公民教育的普世原则,造成了公共教育领域的极度虚伪,已经到了不能不改、非改不可的时候。不但从事政治课教学的广大教师、党务干部,也包括大部分党的各级领导人,其实早已对党化教育这套内容和这套体制失去自信。中国的教育不能再搞这种自欺欺人的东西。中国的宪政改革也呼吁进行真正的教育理念革新和教育制度改革。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转载] "革命先行者"党化教育家孙中山先生

帖子  挪威森林 于 周三 六月 16, 2010 11:53 pm

把孙中山神仙请下神坛--关于孙中山其人 作者:凯华
============================================
    
  孙中山有人尊为“国父”,有人一想到他就热泪盈眶,可我以为他的历史无足轻重。
  政治家不能光有美好的理想就能赢得崇高的历史地位,要看政治结果。武昌首义与他无关,辛亥革命不是他领导的,他不过回国检了个桃子,起义者拥戴他类似于拥戴黎元洪---找个名气大的装门面。他不过是个摆设,谁听他的?文写不出《革命军》、《警世钟》那样的小册子,武比不上华盛顿、凯未尔,他算那门子国父???
  他本黑社会出身,孙中山是在19世纪80年代萌发参与政治活动的念头的。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与民间秘密会党--三合会、致公堂、哥老会等洪门组织及其他帮会结下不解之缘。1886年,他在广州博济医院学医时结识郑士良、尤列,两人都是洪门中人。他们也是最早的政治上的“同志” 。1894年在檀香山组建兴中会,最早的会员邓荫南、杨文纳也是洪门的。1895年在香港与谢缵泰、杨衢云的辅仁文社联合,组建兴中会,谢氏即是三合会成员。他们进行的多次武装起义,都是依靠会党和绿林好汉。1899年10月,兴中会、哥老会、三合会首领曾在香港会见 ,决定组织兴汉会,公推孙文为总会长。1904年1月,他又在檀香山加入洪门致公堂。“孙文亲在五祖像前发三十六誓,愿遵守洪门二十一条例十条禁。于是洪门封以洪棍之职,孙文欣然接受之。”
  顺便说一句,他最早搞的不是革命团体,而是股份公司,大家入股,造反成功后分钱!
  他依靠黑社会,十次武装起义次次失败,连那个只会装神弄鬼的洪秀全的十分之一都当不到。有一次起义失败后,他给某人写信说这次失败是因为短缺了几百块大洋,直怪华侨小气,捐钱少。言外之意只要多了这点钱,多买几杆枪炮,革命就成功了,清朝就推翻了,这种白痴也配当国父?
  他的“三***义”不过是欧州社会主义和***主义思想的东拼西凑的杂合物,他的政治理论没什么新东西。仔细研究他留下来的文字,不难发现他对现代西方***主义的政治理论的了解既不系统,更不深入;加上逻辑思维不严密,缺乏理论思维应有的彻底性,认识和观点的混乱,俯拾皆是。在民族和个人自大心理结合下,他甚至断言:“外国民权办法不能做我们的标准,不足为我们的师导。”“我们拿欧美已往的历史来做材料,不是要学欧美,步他们的后尘,是用我们的民权主义,把中国改造成一个‘全民政治’的民国,要驾乎欧美之上。”如此大言不惭,自然不可能认真清理自母体文化中承受的与自由、***、法治相悖的观念和行为习惯。他的政党观念和政治行为,渗透了多少传统的帮会烙印!于是,我们看到的不是“驾乎欧美之上”的更高形态的新式***,而是言行中处处流露中世纪专制主义的腐朽气息。
  他不会判断形势,不会察人,不懂政治斗争,更不会军事。***在他的领导下,从一个失败走向另一个失败,狼狈不堪,众多领导人皆对他失望,可他不但不反省,反而变本加厉,竟要***人对他个人打手模宣誓效忠,大耍无赖,完全是黑老大作派。

挪威森林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0-06-1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